首页 » 阅读精选 治愈系文字,暖心情感故事,正能量励志文章,微信热门阅读精选。

让善意流动

文/晚睡姐姐

电影《求求你表扬我》的现实版最近在某地上演:公交车上,一位女子给一位孕妇让座,孕妇一脸淡然的坐下,并未以任何方式表示谢意,女子不高兴了,说你起来我手机掉在座位下面了,待孕妇站起来,女子一屁股坐回去,说你连起码的感恩之心都没有,这个座位我不让了。

孰是孰非,网上众说纷纭。有人认为女子干得好,就是不能助长孕妇这种怀了孕觉得全世界都必须让着自己的坏毛病,“让是情分,不让是本分”;还有的人则认为做好事有同情心是修养使然,而不是为了索取感谢,如果那样,也是沽名钓誉,假充善人。

但无论是执哪种观点的网友,都首先承认一点,那就是接受了别人的帮助,而不表示感谢是不对的。也是的呀,这是幼儿园老师就教过的礼貌,作为成年人都不如个孩子,怎么也说不过去。

要我说,这位夺回座位的女子和《求求你表扬我》中范围扮演的民工杨红旗一样,都是一个较真的人。杨红旗为了满足父亲的遗愿,将自己救了差点被强奸的女大学生的故事告诉记者古国歌,希望能够把自己的英雄事迹在报纸上进行表扬。杨红旗极其执著,他不懂太多大道理,他只相信一件事:“做了好事就应该得到表扬。”而王志文扮演的古国歌要权衡的更多,是成全一个好人的善举,还是保护年轻姑娘的声誉,古国歌在道德的焦虑中进退维谷,并终通过这件事,彻底改变了自己的生活。

这世上,总是一根筋的人比较幸福,因为他需要执行的道理和规则都是最简单的,不曲折,不复杂。如今我们缺的就是这种人,这种信奉朴素的真善美又较真的人,这种较真能够起到矫正社会风气的作用。现在很多道理都太绕了,说来说去似是而非,把本来简单的事情都搞复杂了,反而混淆了是与非之间的界限。从这个角度上来说,如果从这件事开始,那位孕妇能知道不对人说谢谢就得不到帮助,包括可以给周围的人一个警示,那也算是抢回座位的女子为和谐社会所做的贡献了。

很多年前我也曾经在公交车上遇到过叫我有点寒心的事情,那时我还是个小姑娘,看到上来一个老大爷,就想着要起来让座,没想到我身体刚起来一半,“您请坐”这句话在嗓子中还没有说出来,这位老大爷就一个箭步冲过来,用屁股挤走我,坐了下来。我当时想老爷子可能以为我是要下车了,所以才抢的,但之后我一直站在他身边,又过了好几站地,他还是一脸得意状,完全以为我是个傻子,还没到站就被他得到了座位。

若是说起类似的故事,身边很多人都能讲出一堆,到网上一搜更是五花八门。有时候一个人用生命抢救、换回了别人的生命,想得到一声感谢都那么难。还有的人下水救人,上岸后发现自己的手机却被偷了,高尚与狭隘,美好与丑陋,在发生碰撞,狭路相逢的时候更加叫人触目惊心。现在很多中国人都不知道如何面对善意,也不知道如何保护善意,只懂得互相提防,戒备;当自己是“受害者”一方的时候,就抱怨社会风气真败坏,人心真自私;当自己需要是助人一方的时候,却开始算计自己的得失,甚至理直气壮地为自己辩护:“你凭什么要求别人对你好啊?”

太多不懂回报,不知感谢的例子把人心都弄寒了。在一个人人各扫门前雪的社会中,想要保持做一个好人,一个有信仰的人真是太难了。有的人的善心本来就很脆弱,一遇到这种事情更加顺理成章的找到了不做好事的理由。人们可以抓紧着共同取暖,人们也可以抓紧着一起堕落,有时候,善与恶就是那样一念起,一念落的事情。

据某个网站的调查,70%以上的人都认为社会是坏的,同时,也有70%以上的人认为自己是好的。这真是一个悖论,如果人人都好,社会又怎么会坏,我们都是这个社会的基石与细胞,我们好,社会就是好。社会坏,便是我们坏。如果两者都发生了矛盾,在一个人人都觉得自己是好人的坏社会中,是什么在错位呢?那只能说,我们所认为的自己的好,其实就是孤芳自赏的好,是因为对社会不满,所以觉得自己才是吃亏,别人都在算计自己的那种弱者心理罢了。

我们都希望这个社会能够好起来,而社会的好起来,和每个人都息息相关。不需要更多豪言壮语,只要我们都记得将自己得到的善意传出去,得到一张笑脸,就还回一张笑脸,得到一个座位,就还出一声谢谢,得到一点帮助,就还赠一份诚意,不让善意遇到沉默的墙,而是有始有终,有来有回,从这边到那段,从你心到我心。

如果善良的命运总是走得曲折,那么它就起不到照亮人心的作用,只有让善意能够流动起来,流动,就会变成风,温润地吹着,将所有的人笼罩,让所有的人都得到暖,看到美。

我是很喜欢说谢谢的人,买东西,坐出租,接受服务,都谢谢不离口。因为曾经看过一个故事,说一个人在公司挨上司骂,回到家里被老婆训,他很生气,正好家里的狗找他玩,他就愤怒地踢了那狗一脚,文章的意思是,不愉快是能够传递和递增的,而且往往处在末端承受了最大值的那个对象,是没有能力得知真相的。我不想做那条狗,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尽自己的本分来中断这个怒气的链条,所以我总是幻想,也许我对所有的人都善意一点,那么他们就可能会开心一点,也许他们晚上回家就会对自己的家人好一点。

可能我就是一个天真的不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。但有理想总是比没有理想要好一点吧,如果我们都有理想,生活有时候就没有那么难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