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 阅读精选 治愈系文字,暖心情感故事,正能量励志文章,微信热门阅读精选。

世界凭什么温柔待你?

文|陈大力 图|Tanja Moss

1

我有一个合租的朋友,平素跟她感情非常好。虽然分隔两间,但她常常跑到我房间来睡,我是上铺,她便睡我旁边空出来的上铺,两张铁架床是连在一起的,共用一个梯子。

有一天天燥热得过了头,她跑来我旁边的床跟我谈天到深夜,还腻歪地相互道了晚安。

半夜,一阵刺耳的火警铃声响了,我跟她同时被吵醒。坐起身在床上愣了三四秒,二人同时察觉不妙,准备踩梯子下床。

我刚挪到床边离梯子近了,还没什么具体的动作,就被她一把推开:

“让我先下去。”

好歹我也是经历过汶川地震的,彼刻也怕,但没有那么慌。
我就等着她下梯子。

冲到楼下后,心惊胆颤的众人才知道是地下室一处开水管出现了小范围的爆裂,触发了烟雾报警器,完全没有什么火灾。

她冲我笑:“吓死了!”然后长长舒一口气。

我也笑,并努力地忘记她刚刚用力推开我的场景。

我告诉自己,也许再迟几秒钟,我即使不会推她,也会自己本能地迅速踩上梯子。

2

我认识一个学姐是唱民谣的,小有名气。我接触过她很久,她是个非常享受音乐的人,抱着一种“玩儿”的心态,甚至给曾经看事情非常功利的我带来了很大启发。

后来她参加了一个节目,因为一句在荧幕上过分的玩笑和电视台后期有意指的剪辑遭了殃。

成千上万把锋利的刀子指向了她,我在许多人的评论下曾经看到的形容词无一例外地通通出现了。

“绿茶婊”、“装”、“故意激怒大家,都是为了炒作”、“想红想疯了”。

——仿佛大家通过一个一分钟不到的视频,已经对她知根知底,熟悉到可以贴一个斩钉截铁的标签。

我心里很难受,想要评论一句“可是学姐不是那样的人啊”作为辩驳,打好字又删掉了。

我这样说,有人会在意吗?没有人会在意。
同样的,极少的人会在意自己的言论给别人多大的抹黑与伤害。抓到一点由头,就把一个人一棍子打死。

网络时代的常态了。

哪有每个人都对陌生人宽容的事情?
我跟朋友讨论这件事的时候就说,解决的办法有两个,一是做到绝对的完美无缺,让闻声匆匆赶来的气势汹汹的责备者无从下口。二是干脆什么都不做,不出现在公众面前。

若是希望每个人都客观全面,言辞温和,你有了不得已的错轻轻地给你指出来,你会很难过的。

因为你会发现,千万的网民,根本没有几个能这样做的人。

在对某人的一片骂声中加入自己的一句,泼洒了恶意,总有许多人感觉痛快。

——谁要管真相?

3

我之前写了一篇文章叫《而我还要拼了命地努力,才能换来一个普通的人生》。文章以“我”——一个最后读到研究生的角色的口吻,讲了一个与人生的所谓「不公」一起成长的故事。

被转载到微博后,我看见有人在评论里破口大骂:“哪个傻逼学校的研究生就这么点修养?!都读到研究生了,还这么点眼界?!”

我当时一惊,心里想如果他知道了这是我在高考结束后,以一个17岁女生完全的涉世不深写的一篇文章的话,他又会怎么看待。

跟朋友一讲,朋友倒是比我生气:“他凭什么这样讲?他认识你吗?不知道你是虚构的故事,就说这种话!”

而我只能一笑。

——要求一个17岁,甚至还未步入大学的女生写出人生的深明大义、要胸怀雄伟,也要阅历百态,当然难免有些苛刻。

——但是要求一个不认识你的人在虚拟网路上从来不要因为他碎片化的、极度片面的了解而口出恶言,同样是苛刻的。

因为下一篇文章,下一个事件面前,作为非当事人,作为看客,我可能也会犯跟他一样的错误。

4

所以,对世界感觉心灰意冷了?

慢着,我还没讲完。

与我合租的室友是个很好的女生,性格热情,我自理能力差,在很多小事上她都会照顾我,甚至在自己生活费紧缺的情况下垫钱给我买了急用的机票。
我和她依然能和平相处。

当然,这种“善”的弥补不能让所有人沉默下来。如果有人要继续骂,总是有骂的理由的。
你去看看微博,“你没什么特别不好的,但我就是要来骂你”这句话,在多少个人的微博下面出现了?
网络是一个绝佳的发泄“恶意”的地方。

但是说网络催生了大家的“恶意”,就是对网络不公平的言辞了。

——因为这种“恶”,是本就存在的。

火警铃响了,潜意识里我也会希望先逃走的那个人是我,第二点才会考虑别人。

我某一次为一个熟悉的朋友受人非议打抱不平,下一次有个不认识的人遭受风暴,我也会看热闹,还可能在一片骂声中为一些顺溜的言辞点赞。

同样的,信息爆炸时代里,我对别人的了解也是片面的。我不能保证自己永远不会有一天忽视了全局,洋洋得意地站在道德高地,挥舞着一面叫作“完美”的旗帜,攻击着这尘世的瑕疵。

——人群在哪里,“善”就在哪里,“恶”也就在哪里。

5

我不能将自己从前文所说的“人群”中脱离开来。我如果要指责什么,更是没有资格的。
因此,这不是一篇控诉,而是自我检讨。

每个人都可能在某个瞬间成为暴民,因了一个急迫的或是无关紧要的由头,展现出美好的反面,展现出优雅、友好、平和、坦诚的反面。

而事情一过,又能继续善良。

我开始觉得这就是复杂世界运转的方式——别嚷嚷了,你我都不是至高无上的道德楷模,也不是光芒万丈的雄辩师。我们的好与不好,都揣在自己身上,像是随身携带的物品,这件事本身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地方。

只是傻子才要求每个人都善良,都美好。
世界凭什么温柔待你?

茫茫人世,你亦是带着污迹的灰尘。

作者:陈大力,[email protected],18岁开始写专栏,将不成形的世界观与读者分享。立志与文字一起成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