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 阅读精选 治愈系文字,暖心情感故事,正能量励志文章,微信热门阅读精选。

你不是他们人生的重复

文|达达令 图|David Scheirer

前几天我妈给我电话,说隔壁家有个阿姨的侄子在老家工作,年纪跟我差不多一般大,现在还没有女朋友,父母很是着急,每天都向身边的人抱怨跟求助这件事情。

我妈问,你不是也有很多同学在老家工作吗,就是你们每年聚会的那帮朋友里不就有几个单身的吗?你帮忙牵线一下如何?

我打听,那男生的爸妈有什么要求么?

我妈一一道来,男生的爸妈都是性格很好的善良之人,去年已经退休了,在家里也有两套房子,家里条件方面都可以,他们不希望找一个性格很凶的女孩当自己的媳妇,那样就太操心了。

嗯嗯,电话这边的我算是答应下来了。

第二天,我妈给了这个男生的电话号码,于是我们加了微信。

或许生活就是这么神奇的存在着,这个男生居然是我的小学六年级的同班同学!

这个世界是有多小!

暂且就叫他慕容先生吧,这个名字不是我随便起的,而是在当年一起是同班同学的时候,慕容先生就是我们班上数一数二的乖乖男,长得清秀可爱,还有不需要努力就换来的好成绩,他就是当年大人眼中的别人家的孩子。

于是在我那个小小的懵懂的年纪里,我已经开始喜欢上了武侠小说,这个男生就如同小说中那个白衣翩翩,武功高强而且还有些孤傲的剑客,在我当年的幻想中,叫慕容这个姓的男子,于我而言就应该是一个如这个男生一样的很gentle的侠客。

嗯,慕容先生这个名字就是这么来的,如今十四年过去了,我却从来没有告知过他这个事情。

微信加上了,我第一句话就是,我是六年级时候,坐在你座位前面的那个女生,以前你的数学成绩永远都要比我好,有一次拼了命了也才跟你打成平手。

他回复了,哦,我知道了,就是那个齐刘海的小令,我记得你。

这个回答让我反倒有些受宠若惊。

忘了说了,慕容先生就是当年的班草,本来成绩好已经让人很是讨厌了,而且还要长得好看,当年没有颜值称霸武林这件事情,但是大众对于美丑这件事情从小孩开始就天性所然了,于是班上所有的女生都希望能够分到跟他一起同桌,哪怕跟他坐得近一点也好。

慕容先生太傲了,每次考试的时候都会提前交卷,上课老师说的不对的地方也会直接顶撞,可是没办法,他就是对的,老师也实在是对他宠溺。

用今天的话来说,他太有骄傲的资本。

跟很多女生一样,我也很喜欢向他请教问题,可是每一次我说到“上次你跟我说的那个解题方式,好像跟这次的不大一样……”慕容先生就会马上回口一句,上次,哪一次上次?还有你谁啊,我怎么不记得你了?

一开始知道他是开玩笑,可是时间久了,每一次他都是这么回复向他请教的人,以至于我觉得他太过于嚣张了,也是因为这样,很多年以后我的记忆里对于慕容先生的标签,就是那个“你谁啊?”面孔的清高先生。

我的记忆再次从十四年前穿梭回来,我第一次怀疑我妈电话里跟我说的那些话的真实性了。

于是我问慕容先生,你妈说想帮你找个女朋友是么?

嗯。

这是你的意思,还是你妈的意思呢?

怎么这么问?

据我的了解,你不应该是那种找不到女朋友的人啊!一定是你看不上人家对不对?

慕容先生发了一个诡异的表情过来。

半天过后,他还是没有别的动静,我是个谨慎的人,于是我一一把我想说的话都摆明了。

我说我的那些个单身女生同学,都是我很好的朋友,她们单身的原因也并非是高不成低不就,而是感情的事情本来就是很难说,所以如果真的要帮你牵线,我就得对两边的友情负责,否则最后的结果如果不好,我的好心就变成坏心了。

微信那头还是没有回复。

于是我继续说,我不是爱帮别人牵线的人,但是你的姑姑跟我妈倾诉了你父母的着急,我们都是成人了,也都能明白家人的良苦用心,所以我也要对你的爸妈跟女生的爸妈负责,至少不能做不靠谱的事情对吧?

这个时候,慕容先生终于有反应了,谢谢你,愿意这么替我着想。

接着他告诉了我下面这些事情。

在我很小的时候,父母很是疼爱我,家里的条件一直都不错,我妈从小就叮嘱我,说我是家里的独生子,将来一定要对他们好,一定要赡养他们。

因为家里经济不错,很小的时候爸妈就给我买了很多书来看,还有各种启蒙的教材,所以一直以来我觉得上学读书考试对我而言,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。

我不爱跟同班同学打闹,一方面是我喜欢看书,觉得可以让自己静心,二是觉得同年龄的你们太幼稚了,我的思维要成熟一些,所以都不大爱参与你们的那些话题。

至于班上有女生给我写纸条表白,我妈告诉我小孩子的事情都是不靠谱的,于是我总是期待着自己长大了,可以遇见一个自己真的喜欢的女孩,一起开始新的生活。

一切都很顺利,我考上了重点初中,接着是重点高中。

真正的转折,是高考那一年。

我考了很高的分数,到了填报志愿的时候,我理所当然的报了北京的重点大学,结果我妈坚决不同意我去外地读书,她的意思是,反正你出去了以后也是要回到老家工作的,所以也就没这个必要了。

我爸也是一个妻管严,没有多大的意见。

我想过跟我妈沟通一下,可是她告诉我,她如今在XX局做到了二把手的位置,作为一个女人她这么努力辛苦,就是为了给我的未来铺路,而且都已经打好招呼了,等我毕业的时候,就可以直接到我妈的单位入职。

慕容先生说,这应该是我人生中最大的一个错误了。

我妥协了,因为我妈开始跟我讲述她这一路上的不容易,我也自知自己从小到大都比身边的同龄人过得好,虽然不至于奢华浪费,但是基本上所有的愿望都得到了满足,我知道自己的天赋跟智商也是得益于我妈从小到大的培养。

后来的故事,就是慕容先生留在了老家的一所大学,那四年的大学时光里,他逐渐感觉到了有些压抑。

身边很多同龄人,就是那些本来比他考试成绩差很多的人,都开始很用心的上课学习,参加活动跟实践,抓紧时间考几个资格证,还有同学开始规划自己接下来考研跟出国的事情,而慕容先生呢,依旧像以前那样,安静的上课下课,完成作业之后,除此之外,再也没有任何的其他新鲜生活。

“好像一切都脱离了我的价值观轨道。”我感觉到慕容先生打出这几个字的无力跟无奈。

我一开始就知道我四年后的路了,我知道自己毕业后就可以回家里的单位上班,学业的压力对于我的智商而言根本不成问题,我没有要找工作或者考研的压力,我开始变得有些害怕,因为我发现我跟别人不一样,而且开始隐约地感觉到,我的不一样貌似是不对的那一方,可是又说不上为什么。

毕业之后,我回到了我妈的工作单位,开始从下面的基层岗位做起。

忘了说了,大学的时候我谈了一个女朋友,但是跟我们家不是一个市里的,我妈一听说女孩跟我们家不是一个地方的,而且还是独生女,于是果断建议我不要谈下去了。

我习惯性的听我妈的建议,加上第一次恋爱本来就不成熟,所以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嗯,事情大概就这样,我就一直在家里的单位上班,直到现在。

整个故事听下来,我觉得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,我们老家小城市的那种逻辑思维,亦如我当年自己填报大学志愿的时候,也遭到了我妈反对,说女孩子去太远的地方不好,可是我还是坚持着填上自己期待的城市跟大学,我妈也就妥协了。

也就是说,我跟慕容先生唯一的区别,就是我在18岁那年,开始形成了捍卫自己的选择权利的价值观,而慕容先生在妥协中就顺从了。

这句话不是我说的,是慕容先生评价的。

他说,工作这几年,我谈过几个女朋友,先后带了三个女生回家见父母,我爸每次也都是客客气气的,倒是我妈每一次都像是如临大敌一样,无论女生多么乖巧甜美,她总是能找出任何一个借口把这个女生一票否决。

我以前总是以为,婆婆看媳妇总是不顺眼的,但是后来我发现我妈到了极其夸张的程度,她觉得每一个来家里的女孩都要跟她抢她的儿子,因为这样,我从一开始慢慢安慰她,最后就变成了争执,然后是争吵。

所以你知道的,我至今不再愿意谈恋爱找女朋友,不是因为我没有喜欢的人,而是我知道无论我带谁回家,我妈都不会满意,这样与其辜负那些女孩,我还不如直接就不谈感情算了。

说到这里,我终于明白了慕容先生的妈妈为什么操心儿子的婚事的问题了。

在小城镇,过了二十五岁还没结婚,无论男女都会在那种环境之下被追问,加上慕容先生就是一副“不是我不找,而是你谁都不喜欢”的心态,这就把事情变成了更糟糕的状态。

因为过了十四年,也从来不曾联系过,所以我一开始不知道慕容先生的那些年的成长经历是什么,可是听完他的论述下来,我似乎找到了一些根源,他跟他妈陷入了一种价值观的对立,而且糟糕的是,他从来没想过要从本质上去沟通补救,而是就任其自生自灭随意下去了。

我试着想用我目前的思维价值观,看看能不能帮他梳理出一点思路来,可是没想到慕容先生居然发过来一段话:

你知道吗?当我知道我自己失去了谈恋爱的心情的时候,我对这个世界都绝望了,我开始恨我妈,我觉得她在我大学填志愿那一刻,就把我未来的人生权利给剥夺了,我不再想努力要争取更好的生活,因为我太容易得到了,我不知道的是,原来这种太容易的得到需要付出的代价,就是我这人生后几十年的碌碌无为跟将错就错。

可是你知道吗?她是我妈,我即使恨她,我也没有办法对她做什么报复,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恨我自己,恨我自己的没有独立性,像个城堡里的婴儿,享受到太多的好,连独立思考的能力都没有,更不用说活出自我了。

这一刻,我感觉事情有些严重了,我问他,这些话你有跟其他人说过吗?

慕容先生回答没有。

我说,其实一切来得及的,关键看你愿不愿意改变了。

怎么做呢?

你可以继续在现在的单位上班,然后开始用初心去找女朋友谈恋爱,不需要有太多负担,尽量让自己经济独立,想办法从家里搬出去,先让自己的生活独立起来了,后面再把女孩带回家见你的父母。

慕容先生回复,这样太难了,我爸妈买好了房子给我,工作也是我妈安排的,这二十多年我都是这么生活过来的,说要马上改变,谈何容易?况且房子也不是那么容易买的啊,小城市比不上你们一线城市的房价,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好吧!

我说,那你可以先租房啊,你要明白,你先要脱离当前的这种生活环境,这样才会有后面一系列改变的可能机会。

他发来一个无奈的表情,说要是我像你当年那么坚决,去外省念大学就好了,如今这种改变的冒险成本,比起当年读书的时候要大太多了。

我回复他,那我告诉你,如果你如今顺应着这样的生活方式下去,你可以预想到,总有一天你还是要结婚成家的,即使你自己不愿意谈恋爱,但是按照你妈的强势态度,她也一定会帮你找一个她满意的女生嫁给你,然后给你生儿育女。

如果你还是这般心里苦闷,总有一天这种情绪会爆发出来,你会开始找一个借口缓解忧愁,抽烟喝酒赌博甚至是出轨玩女人,这样的概率有很大的可能。

你不会幸福的,说不定那个时候如果你把家里搞得乌烟瘴气,甚至是离婚,这是对你自己对孩子也是对父母的伤害,而且如果你无心经营你的生活,那么即使你有下一段婚姻也是不幸福的对不对?

我本来还想继续说下去,结果慕容先生回复了一句,你不要说了,算了,我的幸福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,是我妈让你帮忙牵线的,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,你有什么资格在那里教训我?

我赶紧解释,说我没有教训你的意思,我更没有这个资格……

结果我还没有发送过去,就发现我被拉黑了。

……

我恍惚了几十秒,然后慢慢回过神来,这一刻我清醒的认识到,完了,我又一次太过于推心置腹了。

他算不上我的朋友,更别说是很铁的友情,我们十四年不曾见面联系,我的记忆里只是停留在了那一年,那个聪敏可爱乖巧的慕容先生,我根本不知道后来我们分开的日子里,他遇见过什么人,他经历过什么事,他又有着怎样的成长感悟,他的价值观跟磁场风格是什么,这些我一一不得知。

哎。

哎。

我连叹气了几声,来祭奠这份还不到四五个小时的旧友情相会,然后安慰我自己,被拉黑算了,因为本来就算不上朋友。

这真是一个很无聊也很失败的故事,没有故友重逢的那种喜悦,我知道自己戳伤到了他最深处的苦闷,那是他最柔软也最不堪的部分,当我以为自己可以跟他有半点的思考探讨的时候,反而是把他给逼急了。

那个夜晚我很是郁闷,于是给闺蜜L小姐短信,说起这件事,她安慰我,按照我们的关系,你怎么骂我我都不会生气,因为我知道你是真心为我好的,但是你要知道,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,要是所有的关系都如此说真话,那就没有闺蜜跟好朋友以及普通朋友的区别了不是么?

而且你要知道,我们一直秉持的那个价值观,不要轻易评判别人的生活,更不要奢望自己可以拯救或者改变别人的生活,我们没有那个权力更没有那个资格。

听完L小姐补充的这一段,我想起那句老生常谈的谚语,God helps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.

自助者,天助之。

我之前写过很多听来的故事,有个姑娘给我留言,说达达令我在你的文章里,总能看到你在感性描述故事之后理性思考那一面,可是有时候我又觉得,你总是说“我只对自己的人生负责,仅此而已。”你不觉得你有些太自私了吗?

我没有告诉她的是,一是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任何一种生活方式是一模一样的,所以我即使号召别人像我一模一样学习,那也是个伪命题;二是但凡一个理性的人儿都知道,向别人学习的任何思维或者行为,都只是仅作参考的模式,就好比电视剧前奏总会总出现的那一排字幕,“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”

我刻意强调我只对自己的人生负责,其实恰恰是想告诉你的是,你该形成自己的人生观跟价值观,要敢于为自己的人生作出决定,并且承担任何后果,这种强大力量的塑造,是为了让你在这个信息纷繁的时代里,不要轻易被洗脑,懂得区分什么是对与错,更懂得优化人生各项事项的重要排序,至于别人过得怎样,我过得这样,跟你的幸福没有任何关系不是么?

这个世界上,有一件很可怕的事情,就是看别人梦想成真,而更可怕的是,你连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还不知道。

我们不是任何人的人生重复,包括我们的父母,我感谢他们养育了我,培育了我,但是一旦有父母打着孝顺的名义来对子女进行道德绑架,那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。

我们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出身跟成长环境,但是我们也没有资格在自己成年之后,依旧拿那一套“我没得选我从小就被这么教育的”理论来为自己的懒惰思考跟将错就错买单。

有句话说得好,二十岁以前的容貌是父母给的,二十岁以后就靠自己了,对于人生来说何尝不是如此呢?

我身边见过很多从小家庭支离破粹的人,后来的生活也过得都不错,他们并没有把不幸归咎于父母归咎于出身,因为他们明白与其沉溺于上一辈的对错探讨,还不如一步步把自己的生活过好来得实在。

前几天看到有条微博是这么写的:

我不太相信几十年形成的价值观会被一席话或者一本书改变。一个人的斤两与身材在成年之前就决定了,之后再看的书或听到的道理充其量是启发,而不太可能扭转。我不相信命运,但我相信成长环境的潜移默化,这些才是塑造命运本质的东西……改变一定要趁早,不要等到自己积累了那么多歪扭的年轮与不堪的风霜。

于是我也评论了一段:

那些之所以很容易被任何观点洗脑的人,大部分是因为这几十年的日子里他们就没有过价值观这个概念,更没想过要怎么更好的形成与修正,以及誓死捍卫它,比起听风就是雨的人,我更喜欢那些打死也不愿扭转自己信仰的人,在价值观只有立场没有对错的前提下,没有比矢志不渝这件事情更能让人折服的了。

一句话说来,就是改变要趁早,如果你不想让你的人生将错就错,以及恶性循环的的话。

用一个被拉黑的代价,换来这点梳理,我也算是赚到了。

作者:达达令,微博@彭小玲达达令,公众号:她在江湖漂(ID:tazaijianghupiao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