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 阅读精选 治愈系文字,暖心情感故事,正能量励志文章,微信热门阅读精选。

不满意小姐

文|达达令 图|Jenny Lumelsky

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转学,到了另外一个小学读书,我到讲台上做自我介绍,说我叫小令,之前在XXX小学读书,因为我的爸爸工作调动,所以就到这里来上学了,希望能跟大家一起学习一起进步。

台下一阵整齐而又响亮的掌声。

我回到座位上,前后桌的女生们找我一起包书皮,开学刚发下来的课本,我们把家里的报纸拿来,顺着课本的大小再多裁出五厘米的边,然后在课本折叠处把报纸折进去,书皮就做好了,课本能保持一个学期下来都崭新如初。

不满意小姐坐在第一排,听说爸爸是学校的某个领导,那个时候的我没有任何的背景势力一类的概念,我依旧跟新认识的小伙伴们一起值日扫地,做黑板报,负责收同学们的作业,自然课上会帮老师提前准备绿豆,用来做植物发芽的实验。

不满意小姐有一天找到我,说放学跟我一起做作业。

我说好啊!

那天下午放学,平时很热闹的教室里没有人,就剩我跟不满意小姐。

我没有觉得奇怪,只是完成作业然后就回家了。

第二天早上去上学,路上遇到不满意小姐,她走过来说,以后我就在这里等你一起去学校。

我说好啊!

第三天,我发现教室里没有人愿意跟我讲话了,更没有同学跟我一起放学写作业,或者早上一起做早操后聊天玩耍了。

嗯,我身边就剩一个不满意小姐了。

我写了张纸条问隔壁的小花姑娘,问为什么大家最近都变得这么疏远我,是我哪里做得不对么?

小花把纸条扔了过来,xxx(不满意小姐的名字)看上你了,那你只能是她一个人的朋友了,我们是不能靠近你的。

那应该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校园所谓帮派的诡异状态吧,只是这次没有帮派,只有不满意小姐一个人,而我莫名其妙“被成为”了不满意小姐的小妹。

三年级下学期,我爸去市里出差开会,去新华书店买了几本《小学生作文》,分命题作文、散文外加应用文几个写作范文系列,24块钱一本,那个时候我爸每个月的工资是几百块钱。

我把几本作文书带到了学校,课间的时候就翻开来看,隔壁桌的的同学们过来说想要借来看看,我给自己留了一本,另外三本借出去了。

下午放学的时候,不满意小姐过来了,说要借我的作文书,我说都借出去了,她说你手上不就有一本么?

我刚想说一句,这本我也才开始看着呢……

不满意小姐伸手过来一拿,说反正这是你的书,你迟早都可以看的,先给我吧。

我无话可说。

六一儿童节前夕,班里要排练表演节目,我们一众女生放学之后就会在教室里排舞,有天放学不满意小姐找到我,说我们需要买一些化妆品回来化妆。

我很是惊讶,这不是老师他们会安排的吗?

不满意小姐“噗嗤”笑了,老师带来那些化妆品多脏多恶心啊,我们肯定是要用自己的呀!而且除了表演节目之外,我们平时也是可以用的。

我还是惊讶,我说我从来没听到过有这个说法…..

不满意小姐开始生气了,你傻啊,我们爸妈不让我们抹粉底涂口红,但是我们可以自己在家玩过家家的时候悄悄涂,这样他们就不会发现了啊?

我无话可说。

不满意小姐说,你今天回家跟你爸妈要钱,要多少都行,我们可以慢慢攒一个月再去买。

我说那找什么借口呢?说是买化妆品的话我会被打死的……

那就说买书,买文具,怎么都行。

放学回家,我跟爸妈开口,要买几只笔,还有几个笔记本。

这样持续了一个星期,要到了十块钱。

早读课过后,不满意小姐把我拉到一边,说我们要改变一下方式了,这样速度太慢了,一个月后我们根本就不够钱买化妆品。

我问了一句,为什么非要一个月呢?一个月之后儿童节表演早就过了,也就没什么节日了,而且过家家哪个周末玩不行,为什么要一个月内就要买足化妆品呢?

这一刻我感觉到不满意小姐的火焰已经升到了头顶了,果然,她开始大骂一句,我说一个月就一个月,你问这么多干什么?

后来的日子,我动起各种小心思。

我每天晚上在客厅看电视,趁着我爸去洗澡,我就在卫生间外面说,爸我拿你钱包两块钱,想买点好吃的。

我爸说没事,拿去吧。

接下来这一个星期,我虽然总是嘴上跟我爸说我拿两块钱,但是实际上我拿的钱慢慢从两块变成五块,最后是十块,有一次把一堆五毛跟一块全部抓进书包里,不敢在家里数钱,第二天早上到学校了数数,发现有三十多块钱。

不满意小姐还给我们定了个暗号,每天早上到学校就要汇报一下彼此的收获,一块钱就说“铅笔”,五块钱就说“圆珠笔”,十块钱就说“钢笔”,然后像特务一样,远远的隔着几桌同学,拿起一种笔,另外一只手伸出几个手指,代表是拿了几张。

我的胆子并没有越来越大,反而是越来越惭愧,每天晚上开始失眠,上课的时候注意力也不够集中了。

不满意小姐也会每天早上带来战果,但是她的收获总是低于“圆珠笔”的数量,而且每次都会是不一样的理由,要么是她爸昨天没零钱,要么是她妈昨天一直跟她看电视没法下手,要么直接就是什么收获都没有,因为她爸出差了。

每当我那天晚上的收获很差的时候,我第二天就不敢上学,因为害怕见到不满意小姐很凶的表情,粉嫩的脸上撅起个嘴,瞪着大眼睛,就要一口吃掉我的样子。

不满意小姐对我永远都不满意。

我当上了一个小组的语文科代表,不满意小姐刚好在我的小组里。

每个星期需要背诵两篇课文,每个小组的成员自己读熟了以后就来组长我这里背诵,背完了就算通过了。

不满意小姐也会来我这里背诵,只是她不会直接到我面前,而是坐在她座位的第一排,我坐在第三排,中间隔着一桌,她会转过来面向我,在早读课的时候背书。

周围一群同学在念书,就像开了锅一样的吵闹声,我隔着远远的距离,看她的嘴型对不对,偶尔她停顿下来,我也得等着她,然后她继续开口背诵,我继续集中精力看着她的嘴型。

熙熙攘攘的读书声里,偶尔能听到一两处发音从远处的她的嘴里传来,至于其他那些我听不见的,我还假装自己听见了,还得配合着点点头。

有一次坐在中间那一桌的男生终于听不下去了,他取笑我说,你特么是不是神经病啊,隔着这么远,白痴都知道是听不见的,她是真的背出来了,还是背不出来动动嘴忽悠过去了,你也不知道,你这么做有意思么?有本事你喊她直接到你面前背诵啊,你不是小组长吗?你这也太没出息了吧……

人群里我满脸涨得通红,我赶紧冲去厕所,我一直躲啊躲,等到上课铃声响了,我才慢慢走回教室。

一个月后,我们的化妆品基金凑了差不多有七八十块钱,这当中有五十以上都是我向我爸偷来的。

我们去到百货商场,柜台的阿姨问我们要什么,我不敢出声,不满意小姐面不改色地说,我们的姐姐让我们过来买口红。

柜台阿姨有些惊讶,但是也没说什么,于是拿出几支口红出来,不满意小姐一支一支的试了起来,接下来还有腮红跟粉饼。

我在边上看着,像一只小丑,抬头低头都觉得不舒服,忐忑不安。

最后我们的钱只够买一支口红,不满意小姐挑了自己喜欢的那一个颜色,另外柜台阿姨还送了我们一支试用装的眉笔,我们就回家了。

不满意小姐只会在我家玩过家家,从来不会把我带到她的家里去,她说是她爸妈管得比较严,在家里不允许做这些幼稚的事情。

不满意小姐帮我涂上口红,然后扮演白雪公主,我照着镜子看了一眼,一对画得毛茸茸的粗一段细一段的眉毛,还有看起来红肿的嘴唇,不满意小姐说,你看这多好看啊是不是?

我终究高兴不起来,我说我怕我爸妈一会回家看见了,我还是去洗了吧。

于是后来我只是扮演灰姑娘,穿一些奇形怪状的衣服,不满意小姐就扮演白雪公主,然后把我妈在市里给我买回来的几条连衣裙轮番穿起来,对着镜子,翩翩起舞。

有一天我还是被迫又涂上了一层口红,因为不知道有卸妆油这个概念,只是纯粹的用清水冲洗,结果有天晚上吃饭前被我妈发现了,她问我,你是不是吐了口红?

我战战兢兢的回答,说那是班上有女生从姐姐那里带来的,我就试涂了一次。

我爸边吃饭边说了一句,你还小,就不要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等你长大了都会慢慢有的。

我想起上个月从我爸那里或是说谎,或是直接偷来的几十块钱,那一顿饭我根本就没吃下几口。

期末考试,我感觉自己考得很不错,于是就欢喜的回家里玩了,等待着一个星期后的年级颁奖大会。

老师提前把我们召集回学校,要开一场班级联谊会,不满意小姐气势汹汹的跑到我面前说,我让我爸提前去查成绩了,说你得了年纪第二名。

我说,哦。

不满意小姐问,为什么你可以考那么好?

我说认真上课看书就好。

她问,可是我跟你都是一起写作业,一切放学玩耍,我没看见过你有比我用功过啊?

那个时候的自己,又怎么可能说得出“读书也是分智商高低”这种牛逼的话,于是我只能回答说,我语文课上的听说读写都是很认真去背诵的了。

不满意小姐终于怒了,你的意思就是说,我每次背书都没有真的背出来,只是糊弄你过去,只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已咯?

我弱弱的说了一句,其实这跟完不完成老师的任务没有关系,反正考试的时候你会不会做题目,就能考验出真假来了……

不满意小姐推了我一把,然后说,我告诉你小令,现在班上除了我愿意跟你做朋友,没有人愿意跟你做朋友,而且你以为跟我划清界限了,其他同学就会重新跟你玩在一起吗?你做梦去吧你!

联谊会上,老师鼓励同学们发言,轮到我的时候,我想了好久,终究不知道说什么,最后我说了一句,如果可以的话,我真的希望我爸没有调来这个地方工作,这样我也不会转学来这个学校了……

讲台下瞬间变得很安静,老师也在一边微笑,然后问我,小令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呢?

我憋了几十秒,想起不满意小姐十分钟前的那段“威胁”,想着三年级才刚结束,想到接下来还有三年要呆在这个小学里,黑暗一般的日子不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……

我终于没有说什么,然后默默地走回自己的座位。

期末颁奖大会完了,我去找不满意小姐,说想要回之前那本借给她的作文书,因为已经过去一个学期了,其他三本书都轮流到了不同的同学手里,我想拿回这一本自己放暑假在家看。

不满意小姐说,我放在家里了。

我说,那我跟你一起回家里拿吧。

不满意小姐停顿了一会儿,说不行,我爸妈还没回家呢。

我说那等他们下班了,我们一起回去就好了。

这时候不满意小姐把手上刚拿到的三好学生奖状“啪!”的扔到我脸上,我告诉你小令,我爸是学校的主任,我妈是律师,我像是那种贪小便宜的人吗?再说了,一本书也就二十块钱,谁稀罕啊!

我急忙解释,说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纯粹想要把书拿回家自己看看,因为我爸给我买的这几本书我都还没看过,我觉得很对不起他……

这一刻,我看见不满意小姐的神情突然变得诡异起来,果然,她冷冷的说了一句,你对不起你爸的事情多了去了,小心我把你偷钱的事情告诉老师,到时候全校都知道了,我看你还能不能拿三好学生的奖状?

我开始急得跳起脚来,我说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干的,你也参与其中,而且一直以来都是你指使我干的!

不满意小姐一脸神气的样子,我叫你偷你就偷,你是傻还是笨啊?再说了我爸是教导处的领导,你觉得他会信你还是信我呢?

那应该是我人生中在那个年龄里遇上的,对我而言算是“天大”的事情了吧,很多年后我看《无间道》里的陈永仁,到死了终究没有一个清白的名份,带着世人对他的误解而离开人世。

我觉得自己当年就是一个跟错了帮派老大,最后变成替死鬼的小走狗,可悲的是,有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人再相信我了,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可能永远都摸去不掉一个叫做“小偷”的标签了。

那个暑假,我开始变得心事重重起来,不愿意看电视,不愿意跟别的同学出去玩耍,吃饭的时候爸妈问起我也不说,有段时间有个远房上初中的姐姐来家里做客,我很想告诉她这件事情,但是一想到万一她会告诉我的爸妈,我终究不敢倾诉。

我还想着给当时家里订的《小学生练习报》上的知心姐姐专栏写信求助,我拿出几张白纸,夜里滴着眼泪把这些小故事写出来,可是每次迈出家门要去邮局的时候,我总是很怂的退缩了。

我的懦弱,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,因为自己做错了事,在别人手上有把柄,每天夜里做梦总是梦到学校开大会批评我做过的丑事。

惶惶不可终日,哎。

四年假开学的时候,我不敢去学校报名,开学前几天晚上根本就睡不着,后来是我妈拖着我到了学校门口。

去到学校的时候,我才知道,不满意小姐转学了,她的爸爸调到了另外一个学校去任职,她也跟着就过去了。

那一刻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感受,说不上什么大悲大喜雨过天晴,只是觉得有了一丁点松了一口气的感觉。

夜里回到家,我才想起那本作文书,不满意小姐终究没有还给我。

想着我爸一个月这点工资,这本二十多块钱的书,我还没看过一次,心里有点难受,洗澡的时候还在卫生间里抽泣了一阵。

后来的日子里,我认真学习,努力复习功课,然后一点点考上更好的初中高中,还有大学,只是我至今没有告诉我的爸妈这件事情,我只是默默的对他们好,把工资攒下来寄给他们,每周打一次电话回去,没有话题也要找话题陪他们聊天,不让他们觉得寂寞。

我使劲,使劲,加倍,加倍的对他们好。

如今想起来,当年这半骗半偷来的五十块钱,日日夜夜侵蚀着我的价值观,让我整整一个学期加一个暑假都胡思乱想,后来很多年之后偶尔回想起来,还心有余悸,这点钱真是差点就要把我整个人生都要毁掉了。

今年过年回家的时候,我妈跟我说有两个小学同学抢劫珠宝店,被抓进公安局了,我想起这两个同学,一个是从小家里父母抛弃,跟着奶奶一起长大的男生,他从小到大就是个性格怪异,对这个世界各种不满意的人,老师教导过很多次,但是他奶奶年纪大了,也从来不会管教。

而另外一个男生,就是家境还不错,各方面表现也还不错的所谓乖乖男,但是小学的时候被前面那个坏男生“带进沟里”了,偶尔偷点同学的零花钱,后来偷老师办公室的文具拿去卖,然后去偷自行车,再去工地上把钢铁偷了去卖。

两个男生都曾经跟我一起同桌过,只是坏男生不爱跟我说话,跟乖男生同桌的时候,他偶尔会告诉我,偷来的钱花起来很刺激,而且不花爸妈的钱也能买很多零食,他很高兴。

后来,就是两人慢慢从小偷变成了大偷,乖男孩被自己的爸妈教训过很多次,但是没办法,已经性格形成了,而且每一次从公安局被爸妈的熟人解救出来后,坏男生还是会继续找他,他们就继续干着不愿意好好工作而是小偷小摸的事。

前段时间我妈打电话过来,又聊起这两个男生,应该算是两个男人了吧,都是我的同龄人了,两人有天夜里去偷一户人家的电脑,半夜被主人发现了就逃跑,结果跑太快,加上夜黑风高看不见,从楼上摔了下来。

坏男孩摔死了,乖男孩腿残废了。

我妈说,居委会给坏男孩的奶奶捐了点钱,周围邻居也都去看了坏男孩奶奶,奶奶没有掉眼泪哭泣,只是一个劲的念叨着,“有爸生没爸养,这个孩子跟他爸一样,都是个没用的畜生……”

“这都是命,哎。”我妈在电话里叹了口气。

因为十几年过去了,我已经不记得这两个同学的面孔了,甚至只记得他们的外号,连名字都记不起来,加上隔着千里之外是在电话里听到这件事情,即使难过了一阵,因为忙着我的工作我的生活,也就渐渐淡忘了。

只是夜里的时候,偶尔想起来,心里有些许伤感。

这一刻我想起来,我们的童年里,我们的青春期里,总是会遇上各种形形色色的身边人,我们需要这些小伙伴一起成长,但是也要学会跟他们一起磨合相处,只是那个年纪的我们还不懂得分清对错善恶,或者说有基本的价值观,但是极其容易动摇,稍微有点被洗脑被威胁被动小小心思,于是就妥协了。

我也不知道当年的我如果继续跟不满意小姐待在一起,后面的日子会变成什么样,即使不能完全判断是她一个人的错,但是我左右摇摆的懦弱,也是我为什么成为了她选择的那个伙伴,因为班上其他那些同学后来告诉我,不满意小姐就是专门挑那些转学来的新同学下手,拉拢成为她的小兵帮她做事情的。

呵呵,好一处幼稚而又可怕的甄嬛传。

年假的时候我回老家休息,我那上二年级的小侄子悄悄告诉我,说他每天放学隔壁班有个男生要跟他收过路费,不给钱就会被打。

我问小侄子,那他真的打你了吗?

小侄子说没有,但是那个同学说了,要是我跟他一起在马路上拦下其他同学上缴保护费,那我就不需要缴纳我那一份了。

我心里一慌,于是问这件事情你有没有告诉爸妈?

小侄子说,爸妈让我告诉老师,可是我怕他打我,所以不敢说。

那天下午我亲自去接我小侄子放学,然后买了几包巧克力带身上,果然,那个男孩在路上等着,是个读四年级的大男孩。

我把巧克力给了男孩,然后告诉他说,第一我已经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你们老师,老师说不会惩罚你,只要你以后不要再这么做;第二就是你那点收保护费的钱,都比不上好好学习考试拿到的奖品多,而且读书成绩好了,以后挣钱的时候,不用动武力别人就会把钱给你;第三就是我知道你爸妈的工作,你又不差这点钱等着吃饭,你只是觉得无聊,想当一下英雄而已对不对?

大男孩很黑,转着白溜溜的眼睛,他低下了头,拿着我的巧克力就走了。

后来我问小侄子,他说那个高年级的同学后来就没有在马路上堵过人了。

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拯救了一个坏男孩,因为我是出于自私不想让我的小侄子受到伤害,如果我的这点小举动把这个男孩从变坏的路上拉了回来,那也是因为我曾经软弱过,助涨过别人的气焰,我尝试着用理性的方式,不再让这个熊孩子变得更坏,以至于变成大坏人。

与此同时我自己也开始反思,要是当年的我能够像我小侄子一样,身边有一个可信任的人倾诉,或许我三年级那一年就不会有后来的一段痛苦了。

至于我能梳理出来的就是,既然明白了这一点,我自己就要开始慢慢从弱弱的姑娘变得生硬起来,无论是生活还是职场中,我早就从小心翼翼的一个傻白甜,过度到但凡做事都给自己留证据一个小油条了。

我知道善良很重要,但是在某种程度上,善良也是一种软弱,有时候适当的反击,才是你获得尊严的方式所在。

那天看到朋友圈里的一个截图,据说是金星在脱口秀里的一段话,“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;人若犯我,礼让三分;人再犯我,斩草除根!”

大部分人拿这个当一个段子来转发,我却告诉自己,对待这些不怎么友善的人,第一就是要自己强大起来,这样可以防止自己受到伤害;第二就是要变得更好更优秀,脱离那个环境那个局面,跳出权威者制造出的某一部分潜规则,也就是说,这个游戏我不跟你拼输赢,我直接不跟你玩了!

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但是至少我们可以选择退出这个小江湖,去到另外一片疆域去生存,这就跟换一份工作,换一个不靠谱的对象是一个道理,生活从来没有那么多“我没得选”,只是你不敢选罢了。

有人给我留言,说最近发生了好多不好的事情,还有人提到微博上有个女生借用天津爆炸的事情,编了一个故事,骗了很多钱,于是有人问我,你说这个世界还会好吗?

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宽泛的问题,夜里的时候看到一部韩国电影叫《熔炉》,正如这部电影的英文名《Silenced》一样,看完之后我沉默了好久。

电影以一个发生在光州一所聋哑学校的事件为蓝本,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,当中描写了一起性暴力引发的悲剧,以及学校的教授和人权运动者力图揭开背后黑幕的故事,面对良心的拷问和各种诱惑,你会选择哪条路?

电影里最后女主角说了一句台词,我们一路奋斗,不是为了改变世界,而是为了不让这个世界改变我们。

这一刻,我终于释怀。

作者:达达令,微博@彭小玲达达令,公众号:她在江湖漂(ID:tazaijianghupiao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