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 阅读精选 治愈系文字,暖心情感故事,正能量励志文章,微信热门阅读精选。

你有价值,你的爱才有价值

文|李筱懿

让一个15年前对自己毫不感冒的人为现在的自己动心,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?
我在女友Q和男性友人K的经历中看到了这么一出反转。

Q是我的大学校友和邻居,也是个爱画画的姑娘,读工艺美术专业,标准文艺女青年的模样,皮肤是长久不见阳光的白皙,公开场合话比画少,内心却潜藏了被艺术浇灌起的热烈,她常常去中文系找我,但很快我就自觉地发现,她不是去找我,是拖我去看我们的“系草”K打篮球。
我不知道每个女孩在高中或者大学时代是否都会爱上三分球球手,像赤木晴子喜欢流川枫一样,反正Q是爱上了我们系各种光环加持的K,他是班长、系学生会主席、成绩优秀的学生、辩论队最佳辩手、老师的宠儿,再加上身高和外貌都超过了大学男生平均水准,所以,各项优点都被放大了地突出,在心里为他尖叫的女孩远远不止Q,她只是若干仰视者中不太显眼的那个,怎样赢得K的爱情呢?

在确认了我大叔控的取向之后,Q放心地让我代写情书,没错,为了朋友我还从事过这么古老质朴的职业,每当我写得让她满意,就打赏给我学校门口一堆五毛钱一串的“张正麻辣串”;Q为K 画了不少画,用别致的信封装好塞到我们班邮箱;制造了若干次偶遇;在篮球场上鼓足勇气小媳妇儿一样为K递过毛巾和水。
但是,不起眼的她还是失败了。
她被K毋庸置疑地拒绝,不留一丝余地,甚至没有一点软话,在绝望中看着另一个女孩几个月后挽上K的胳膊成了正牌女友——那个女孩同样光环闪耀,管理学院的系花,父母官阶不小。

然后,我的青春不得不用来开导心碎的女友,大同小异安慰的话说了无数,她依旧默默流泪,我实在说烦了,就问:你究竟是喜欢K,还是喜欢他身上的各种附加值——班长、系学生会主席、最佳辩手、优等生,来满足虚荣心?
Q被我问得一震。
反复震了几次,Q便被优渥的家庭送到北京学法语,然后登上飞机,去了她这个专业学生们的梦想之地巴黎。

我和Q断断续续地联系,交情横跨了MSN、QQ、微博、微信若干个通讯时代,她再次出现在我面前已经是15年后,而且,一见面就把我惊艳了。
你看过《匆匆那年》结尾时一身大红裙的倪妮吗?对,Q很像她,原本的苍白变成了健康的白皙,气质优雅,谈吐动人,是个小有名气的设计师,拥有自己的工作室,原本含蓄的勿忘我在15年的时光中长成了热烈的玫瑰。
我喜欢看到这样的转变,当然,我也猜到了她必然会说一句话:K现在好吗?
Q说得很淡,语气只是想见见故人的释然,态度也完全的放松,于是我答应试着联系K吃一顿饭。

三个人就这么隔着15年的光景坐上同一张餐桌,当“我们”在岁月中的差距变成了“我和门”的时候,一切都不同了。
学校和社会是两码事,K保送研究生,毕业后被女友的父母安排在省直机关,他不是不机智不优秀不勤勉,可是比他机智优秀勤勉并且全力以赴的人挺多,被照顾惯了的人注定弯不下腰,他的发展并不平顺,职位与年龄刚好匹配,却多了个不常运动常应酬的肚腩。
K看到Q眼神一亮,那种男人见到让自己心动的女人之后特有的光彩,表情也因为紧张而生硬,反倒是Q,自然妥帖,热情得恰到好处。
我看着眼前局促不安生怕说错话的K,对比15年前他果断的拒绝和高傲,想象着其中反转的力量。
以上是貌似与你无关的我的朋友Q的故事,现在,我想说几句或许和你有关的话题。
爱情是最纯粹的感情。
可是,爱情同时又是最势利的感情。
这是我在Q与K的反转中最深切的体会。
你的爱情有没有价值,你的付出有没有意义,对于另外一个人,取决于你这个人有没有价值,你这个人对ta来说有没有意义。

27岁的扬·安德烈爱上66岁的玛格丽特·杜拉斯,一定不是因为她是巴黎街头酗酒暴躁的老太太,而是,她是龚古尔文学奖得主,暴烈的脾气匹配着暴烈的才华;
戴笠解散了所有相好过的女人,一心一意要娶胡蝶,一定不是因为她是拖着两个孩子结过两次婚的中年妇女,而是,她是电影皇后,是横扫当时所有排行榜的票房冠军,代表了那个年代的审美取向;号称“童贞女王”的伊丽莎白一世,花甲之龄依旧有几乎可以做她孙子的年轻的埃塞克斯伯爵狂热追求,是因为她保持着自己的第一次吗?不是,谁都知道,她的魅力来源于她是一位真正的女王,缔造了一个日不落帝国的女王。
所以,那个爱上你的人,爱的还有你的附加值。
所以,所有不可能的感情背后,都是有逻辑的顺理成章。

我一向不愿意用“价值”、“升值”这样相对功利的词汇形容情感领域的感受,可是最近却用了好几次,因为这实在是偷懒而且形象的词汇,那么现在,我们来想想为什么会有单恋这回事儿呢?因为一个人的综合价值不够打动另外一个人,这个综合价值,就是所谓的脾性、外貌、才华、谈吐等等累积起的“感觉”,假如有足够优秀的补偿机制,任何一个单项分数偏低都不是问题——比如,杜拉斯脾气够坏,可是她同样够有名;胡蝶是有两个孩子的中年妇女,可是她的光环足够大;伊丽莎白是够老,可是她的权威也足够强啊。
这些加分项弥补并且超越了她们的劣势,让她们在爱情的疆场上持续闪光。
你能赢得自己的爱情吗?先看看整体得分够不够数,再想想是否满足对方的审美取向和生活要求,爱情,拆解开来除了情感的抚慰,还有生活的价值。
而你有价值,你的爱才有价值。
不管这价值是低调隽永的智慧,金光闪闪的身家,令人着迷的美貌,还是特立独行的气质,以及温柔包容的母性。
女人的一生,无论亲情、爱情、友情都需要“增值”,无论身处恋爱、婚姻还是独身,都需要有为自己“增值”的能力,就像我的朋友Q,她在时光中持续上扬,成了一支成长型绩优股,而她曾经爱过的那个男人,却在岁月中走了一道下滑线。

Q离开时,我送她去机场,闲聊中说到K,她说,K后来又约她吃过几次饭,却没有太多共同话题,只匆匆别过。
我开玩笑问她是否有情感逆袭的扬眉吐气,她笑说,早过了那个虚荣的年纪,只是庆幸当初没有为任何人任何事耽误向前走的脚步。

校草会长残,小草会逆袭。
而一个神采飞扬的女人,值得被什么事困住,又值得为什么人爱断情伤呢?

作者:李筱懿,女性主义作者、媒体人。从总经理秘书到管理培训师,从财经记者到广告部主任,从专栏写手到畅销书作者,从传统媒体老八路到自媒体新四军,相信生活永不止一面。著有《美女都是狠角色》、《灵魂有香气的女子》、《百炼钢成绕指柔》,公众号:灵魂有香气的女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