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 阅读精选 治愈系文字,暖心情感故事,正能量励志文章,微信热门阅读精选。

那些被家暴的女人们

文|艾小玛 图|网络

【一】
记得在很小的时候,在一个不太冷的冬天,家人带我去参加陈阿姨的葬礼。那时候我怎么都想不明白,陈阿姨这么漂亮,人很好,每次来都给我买棉花糖,这样好的一个人,为什么就自杀了呢?这个答案我到了很大才知道,原来是因为她的老公经常揍她,随着她努力好几次都没能生出儿子,导家庭暴力不断地升级。在被家暴的时间里,她诉诸于法律,却被告知与军人离婚有种种限制;她尝试逃跑,结果老公带上哥们直接到娘家去,把她年老的母亲也揍了一顿;她报警,找妇联,人家都是过来调和说几句就算了。在长久的绝望之中,她选择在大年初二的夜晚,爬上屋子的顶层,纵身一跃,结束了年轻的生命。

在国内,嫁给军人可能不是很好的选择。根据法律,如果军人不愿意离婚,是离不掉的。虽然说有重大错误能够离婚,但是这个过程是极其麻烦的,很多人就是没办法通过法律途径离开有暴力倾向的丈夫。

我听别人说,陈阿姨的老公在年轻的时候,真的是一点暴力倾向的痕迹都没有。在当兵之前,他是在家里豆腐店忙帮的小正太,做事情挺利索;陈阿姨是对门卖米糕的,两人在很早的时候就对上眼了。双方家里都很同意他们的婚事,觉得知根知底,挺好的。每个人都觉得他们两个人很合适,以后一定会过得很幸福的。问题在于,婚姻,爱情,乃至于人性的复杂程度是远远高于人们所能理解的,昨日还是甜甜蜜蜜的手拉手,今天就能为小事情大打出手;昨日还是软萌的小少年,一眨眼,就变成能直接打断老婆肋骨的男人。

陈阿姨自杀以后,这件事情对她的老公好像并没有很大的影响。领导对他进行了一些批评教育;他不管女儿,直接把孩子扔到陈阿姨的娘家去。大家都骂他是一个良心被狗吃的人。可是,这有能怎么样呢?不到一年的时间,人们就渐渐忘记这条消逝的生命,转而去关注其他八卦话题了。

几年前,我再次听到这个陈阿姨的老公的消息。他再次结婚了,妻子是一个仅有21岁的女生。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改掉打老婆的习惯,希望,他有吧。

【二】
第二次接触家暴,是深圳的某个冬天。住在我家旁边的那对夫妻吵架,有一天,男的把怀孕的妻子直接按在走廊里面揍,拎着她的头就去撞楼梯的台阶。我当场就报警了。警察慢悠悠地过来,说了几句什么家和万事兴之类的话,就走了。这个男人没有被起诉,也没有被抓入监狱里。

在很多人的印象里,打老婆的都是穷人,没文化的人。而事实的情况并不是这样的,有钱的人会打老婆,没钱的人也会打老婆。比如我的女邻居,李雅婷,她和她的丈夫都是受过良好的教育的人。他的先生,毕业于广州某所著名的学府,计算机硕士学位,在北美当过交换生,现在外企里做到差不多总监的职位。早上,我偶尔会在电梯里碰见他。他穿着浅蓝色的衬衫,带着无框的眼镜,看起来模样是斯斯文文的;我帮他开安全门的时候,他会微笑对我说谢谢。可是,就是这样的男人,能够在圣诞节的夜晚,把妻子揍得满头是血,直接送到医院急诊室去缝针。李雅婷说,这并不是他们之间第一次发生这样的冲突。

我认识李雅婷的时候,她是家庭主妇。在辞职之前,她是媒体公司里当HR。因为有了孩子以后,身体不太好,才辞职的。她长得漂亮,个子很高,性格很刚硬强势,一看就是那种很“敢于奋斗”的女性。她的手臂上有一条很长的疤,是他们第一次发生肢体冲突的时候所留下的。“他以前不是这样的”,这是她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他们两个人本科时候的同学,那时候,他只是一个有情绪比较容易激动的人;看见女朋友跟其他男生说话,立刻就会吃醋到不行,要把她拉过来当众强吻;李雅婷生病感冒的时候,他会早上很早起床,坐车1个多小是,去买她喜欢吃的牛肉丸;他在求婚的时候在大广场下跪,指天发誓若是让她受半点委屈,立刻就天打雷劈,下辈子不得为人……他念书好,高大,英俊,霸道,有控制欲,这些正面又危险的特质,使他看起来就像是言情小说里的男主角的。在他们恋爱的时候,李雅婷的闺蜜,同学,好朋友,都纷纷羡慕她找到条件好且又专一的男朋友。唯独令人没有料想到的是,在婚后,丈夫的控制欲如同疯长的野草,从情趣变成了生活中的危机。他希望李雅婷是乖巧,温顺,听从自己安排的;她只要美美地在那里,等着被宠爱就好了。而毕业之后,她在工作中,也找到了自己的兴趣和所爱,渴望也能够通过自己的奋斗做出一番事业。两人的矛盾,就在这里爆发了。

他们之间第一次发生肢体冲突,是因为她加班加到11点多。开车送她回家的是一位男同事,具体来说,并不能说是送,而是因为那个男同事就住在两条街以外的地方,只是顺路捎她一段的。站在楼下一直等着妻子回家的丈夫,看见这一幕后,怒火横生。也是在当天晚上,他们之间发生了第一次剧烈的冲突,从口角升级到肢体,失控之下的丈夫把她推到厨房里,碰巧手臂划过了尖锐物。这是,他们之间,第一次发生了剧烈的肢体冲突。

当时,对于李雅婷的而言,第一次的冲突是令人困惑的。如果说是直接揍自己,那就算是真正的家暴了。但是,在盛怒之下把自己推开,然后撞到尖锐物,这个算不算是家暴呢?还是说,这个只是无意识的失手呢?在每次受伤以后,丈夫会连续在很长的一段时间,差不多三四个月,都变得特别温柔,从精神和物质上大量地弥补她受过的伤害。怀孕,与其说是对于未来生命的期待,不如说是期待这个未来的孩子能够扭转夫妻两人的关系。

【三】
在这一年的时间里,我陆陆续续地采访了很多家暴的受害者。这些女生的故事真的都很惨。尤其在更偏远的地方,基本上是逃也逃不掉,求助也求助不来。人生中的所有期盼,就是希望老公今天有好心情,回来的时候下手轻一点。人生活到这种程度,不要谈尊严了,生存都成了重大的问题。在这一年的时间里,我写得很慢也很少;有时候写了几行,就难受得想要哭。

经常有人说,这些被家暴的女性为什么不逃跑?为什么不出来赚钱呢?经济不独立,你就活该被揍啊。事情根本不是这样子的,比如说,我采访的W小姐,她就是很会赚钱的,在三线城市,两家小餐厅。很多眼红W小姐的人,就说她是因为跟餐厅客人关系不清不楚,才能赚到钱的。他的老公听信传闻以后,就经常是回来就揍她。W小姐打算转让餐厅出去,然后去其他城市生活;她老公天天带着人上餐厅闹,扬言谁要是敢接盘,就要砍死谁。报警没有用,警察看见她老公这么流氓,简直是吓到半死。如果你是没关系没门路的老百姓,那你就得处处守法;但是,你要是有关系、或者特别蛮横,打老婆根本没有人会管你。无法忍受暴力的女人杀害丈夫,面临的是终身监禁的量刑;打死妻子的男人,关个几年就可以出来。这些新闻,大家平时也是有看过的吧。

尽管如此,我并不仇视男人,也不是号召大家要骂男人。女权的对立面不是男人,而是不作为、选择性执法的司法制度。换句话说,男人也是有可能遭遇家庭暴力的,遭遇到不公的对待;一个没有背景的底层男人,如果他的老婆被领导强奸了,或者被强行结扎了,也不见得有地方能够申诉。

我们无法预料到谁会是受害者,或者是施暴者;令我感到恐惧的不只是施暴者,而是不作为的司法部门。受害者去报警的时候,警察不管,法律不管,妇联不管,反正,就是没有人在乎。当执法机构都跟受害者说“家和万事兴”“两个人在一起挺不容易的”之类的鬼话。而且,不要以为说这种话的都是男性执法者,女性执法者也是经常如此对受害者说话的。执法者的工作的守则是:多一事不少一事。他们也清楚地知道,今天的不作为,根本不会受到任何惩罚。相反,如果作为,反而会被人觉得不识趣。所以,为什么要作为呢?

以前有人反驳我说,“你不要批评国家法律和军人,它们已经很好很伟大了。而且,我们应该给军人多一些权利,他们那么辛苦。我就是支持军婚条理”“我的朋友嫁给军人,现在多得很幸福”。我心想,你的朋友过得好,不代表没有人正在忍受痛苦;我能吃得饭,不代表世界没有饥饿了。军人辛苦,所以就要剥夺女性的权利吗?国家为了补偿一个群体,就剥夺另外一个群体的快乐、幸福与自由?补偿军人有千千万万种方法,可以给钱,可以给假期,甚至可以给他们教育机会,凭什么要让女生去补偿?恩,可能让女性去补偿又省事又省钱吧。支持军婚政策的人,我想请教他们一下,如果受害者是他们的女儿,他们还能说得这么轻巧吗?

还有那种说女生当初肯定是贪财,贪图对方这个那个啊,但是,在我看来,很多人当初,真的是满腔爱意地嫁给对方的,而且,很多男的是根本没钱。退一步说,就算当初贪财,就应该被揍得断掉肋骨,眼睛青肿吗?她们一时的错误选择,不值得如此沉重的惩罚。无论男女,只要生活在这个社会上,就有可能会遇到不公义、人渣;在这个时候,法律,公平,正义,就显得特别的可贵。
我有一个朋友嘲笑我幼稚。他说,一个不把宪法当回事情的国家,难道就会突然严格地执行起保护女性的法律吗?当时的我,真的觉得很难过。

在国内谈“女权”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,不对,谈“权”本身就是挺难的。我不知道路会在哪里,也不知道哪一天事情会变好,或者变得更坏了。那些我在一年前采访的女生,有些已经有了精神方面的障碍,有些还在人命了,有些是联系不上,有些是担心老公知道我跟她们说过话。作为普通人,我能做的事情真的很少,力量也很微弱;我能做的事情是,尽可能地写出她们的故事。或许有人会说“然而并没什么卵用”,但我觉得,我们不应该忘记她们的存在,也不应该忘记真的有人在受伤。

作者:艾小玛,豆瓣阅读作者,新书《你可以拥有你想要的生活》热销中,微博@小能手艾小玛,微信号:aixiaoma10。